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严曼丽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小说作品】台北东区死了一只麻雀  

2012-07-25 08:14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  通常这个时间穿过拱门沿台阶下到那家地下室法国餐厅的男男女女,据说都是去喝下午茶的。


  坐在台阶上头这家精品店骑楼前的红砖道边缘,背对著那些喝过下午茶出来、逛精品店的男人、女人,他有把握每个人的眼光至少会施舍她一秒钟。可他似乎懒得理会他的观众。


  “其实,天晓得我在干什么。”他左手轻轻抚摸在掌心中摘除了半边毛羽的麻雀。麻雀裸露著赤婴似的沁血皮肤,微小的心脏缓慢一跳一动,褐色细足无力瘫挂在他的掌边。他抚了抚尾羽,不经心又扯出一枝羽毛。他睇视雀身一阵抽搐,瘦细足爪虬曲又颓张下来;他再度扯下一枝羽毛时,麻雀张开嘴喙,像要言语,却吐不出声,只好撑开半闭的眼睑怨恨恨瞪视了他。


  “终於有一只眼深刻看我了,即使充满怨恨。”他舒展眉头,欣快将一枝细伶的褐色羽毛朝疾速赶过绿灯的大小车影间吹过去。羽毛在碳味浓重的车尘里翻飞。


  ――妈妈,你看那个人在拔小鸟的毛……


  根据细稚的声音,他判定那是一个扎两条小辫子的五岁女孩。


  ――快走,不要靠过去……


  他听见女孩被母亲强制拉走的踉跄脚步。他还听到有男声女声细琐议论纷纷:


  ――这人有病……


  ――虐待狂……


  ――叫他把鸟放了……


  ――你去跟他说……


  ……


  太阳从马路对岸的大楼缝隙投过来一束光,他肯定这时候必然有一堆眼睛以多於一秒的时间在看他。他想回头。他不敢回头。他害怕一回头便走了所有的观众。


  下午茶的时间,足够太阳将大楼的影子挪过来盖在他身上。被覆在暗影里,他感到比较自在一点。


  他拔掉麻雀身上的最后一枝羽毛,将颤抖不已瘦细的麻雀裸体挪近自己裸裎的胸膛暗影里,以温热的肌肤熨贴雀只的肌肤。他抚摸婴孩般抚摸光秃的鸟头。


  麻雀不理他。


  “麻雀居然不理我,连该死的麻雀都不理我……”他像童年――不能确定曾不曾有过的遥远年代――在河边丢石子般将掌握中的秃雀丢向马路。


  一辆赶绿灯的宾士辗过去。


  拂拂手,他站起来,想找个地方小便;转过身时,他看到一对摩登的男女见鬼似地仓皇逃进精品店里。(刊登於1990729日中时晚报时代文学周刊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